我主沉浮海报剧照

我主沉浮完结

  • 陈逸恒  吕凉  何麟  王静  王卫平  胡荣华  张兰  宋景昌  周洁  张萌  
  • 蒋绍华  

  • 大陆剧场

    中国大陆

    汉语普通话

  • 2005

@《我主沉浮》同主演作品

@《我主沉浮》推荐同类型的香港电视剧

剧情介绍

这是一部深刻反映我国当代改革生活的大型电视连续剧。系著名作家周梅森继《忠诚》、《至高利益》、《绝对权力》、《国家公诉》后的最新力作。该剧由全国十佳优秀导演蒋绍华执导。上海电影集团、江苏广播电视总台、浙江广电集团联合出品,总投资逾一千四百万,场面宏大,制作精良,堪称精品佳作。   省长赵安邦从北京开会回来,被国资委主任孙鲁生堵住。孙鲁生紧急汇报对伟业国 际集团的接收情况。鉴于老总白原崴突然提出产权要求,并在海外转移资金,赵安邦下达政府令,冻结该集团资产。一场产权大战迅即爆发,海内外资本证券市场风起云涌,十几亿市值迅速蒸发,集团投资28亿的平州港项目停工。   这时,省内政治形势极为复杂,经济发达市宁川将升格副省级,宁川市长钱惠人却涉嫌受贿。平州女市长石亚南对赵安邦一肚子意见,为港口工程和白原崴一起向赵安邦施加压力。北部欠发达市文山面临班子调整,市长田封义和常务副市长马达都在跑官泡官。省委班子也不平静。省委书记裴一弘是从平州上来的,对平州情有独钟;省委副书记于华北是从文山起家的,坚持对文山班子搞顺序接班,同时主张立案查处钱惠人。赵安邦、裴一弘、于华北三巨头发生尖锐冲突。   资本大鳄白原崴公开宣布,伟业国际是戴红帽子的民营企业。省国资委予以否决,资本大战升级。白原崴决心沉船撤退,在沪市一举抛空管理层持有的三千万股伟业控股流通股,同时指令海外持股基金做空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的伟业中国。赵安邦和省政府在战火已起的情况下,一边让省国资委和宁川沉着应战,一边和白原崴谈判,指出,伟业国际集团不是泰坦尼克号,汉江省也不是冰海。   赵安邦处在风口浪尖上。过去人们总说改革者没好下场,他虽说不容易,还是上来了,他是不是也该学学明哲保身了?宦海沉浮,磕磕碰碰,他的心已经很疲惫了!曾经的历史风雨飘然而至,赵安邦回忆起了一九八六年的文山分地。   历史是在不经意中创造的,一九七八年,当凤阳小岗村农民,冒险将土地承包下去的时候,谁也没想到这是在创造历史,更没想到这些农民已为这场改革破了题。嗣后,钱惠人针对承包中出现的问题,提出分地,得到了赵安邦和地委副书记白天明的支持,于是便有了震惊全省的那场分地风波,也有了白、赵、钱和于华北的第一次历史冲突。省委书记刘焕章虽说处理了赵安邦,却也保护了赵安邦。探索的失误,让赵安邦、白天明和钱惠人全带着处分离开了古龙县,而坚持土地政策的于华北升了官。对钱惠人来说,最大打击还不是处分,而来自生活方面:已要谈婚论嫁的未婚妻孙萍萍离他而去了。钱惠人又追随赵安邦调到白山子县振兴乡镇企业,搞工业园。不料又一场大祸闯下了:为了发展地方经济,他们背着于华北和文山市委接纳了马达抗命迁来的军工企业,又给自己带来了处分。   现在钱惠人出问题了,是他们老领导白天明之子白小亮挪用公款案牵涉出来的。省委书记裴一弘虽没同意立案查处,却让于华北和纪委先搞清情况。情况很复杂:钱惠人从白小亮手上借款有欠条,借钱竟是为了接济私生女盼盼!钱当年因为分地受处分被女友孙萍萍的父亲强行拆散后,孙萍萍竟为钱生了个孩子!   赵安邦得知内情后深感内疚,看着专程从深圳赶来的盼盼,觉得对不起钱惠人。因为这些问题,钱惠人的副省级到底没上去,而是被改派到文山任市长,钱惠人想不通,赵安邦也想不通,然而,为了大局,赵安邦被迫违心做工作。   在八面来风中,赵安邦继续闯关,一边沉着应战,在裴一弘支持下,将文山定位为新经济中心,将石亚南和钱惠人等一批发达地区的干部派往文山;同时以打逼和,留住了伟业国际和白原崴的团队,使白原崴放弃了冰海沉船的打算,该集团投资的平州港项目重新上马。这期间,白原崴远在巴黎,仍在遥控着国内外市场,并利用西方国家人民币升值预期大做文章,进行了一次横跨欧洲大陆的中国投资基金路演,一举为新成立的新伟中国企业投资公司募资三亿多欧元。   石亚南、钱惠人的新班子在危机中到文山上任。钱惠人情绪很大,赵安邦做钱惠人的工作,回顾十五年前年临危受命赴宁川上任的历史。宁川当年在自费改革中闯了红灯,市委书记裘少雄和市长邵泽兴因非法集资被双双撤职。白天明于事件爆发后出任市委书记,赵安邦出任代市长,钱惠人也被赵安邦调到宁川,出任市政府秘书长。刘焕章代表省委和他们谈话,指出:宁川自费改革没错,自费改革的路还要走下去,只关心自己的乌纱帽,不愿探索不敢探索的同志,省委要请你让路;在探索中出了问题,省委日后还要处理!有人说,我和省委是又要马儿跑,又要马儿不吃草。这话说得不对,马儿可以吃草,但不能吃地里的青苗!   刘焕章和省委的决策是富于远见的,赵安邦和白天明这个班子站在政治殉难者肩头上顽强起步,尽管他们在其后又一场政治风雨中倒下了,白天明甚至献出了生命,但他们拼命杀开的血路,让宁川走进了历史性的黎明,给宁川带来了十五年的超常规发展,包括今天白原崴和他的伟业国际集团,也是从宁川崛起的。因此赵安邦要钱惠人继续押上身家性命拼一场,声称:我只要结果不管过程!如果干好了,我来为你们祝贺,牺牲了,我就来为你们收尸!钱惠人热泪盈眶。   于华北将刚到任的监察厅副厅长马达调到调查组,负责对钱惠人的调查。马达没查出钱惠人历史的疑点和经济问题,却查出了一起刑事案件。原来,钱惠人和以前的女朋友孙萍萍十几年后的相逢伴随着一个血泪故事:其私生女随母亲回文山老家为其外祖父奔丧,在省城火车站走失,被遣送站当三无人员抓走,卖给饭店做小姐,惨遭轮奸。孙萍萍在这种情况下找到钱惠人,向钱惠人求援。钱惠人痛心不已,为之做了努力,促使饭店赔了五十万,但面对这种在自己亲生女儿身上发生的严重犯罪,却忍气吞声,甚至没敢承认自己和女儿的父女关系!   赵安邦听到马达的汇报后极为震惊,钱惠人的形象在就此在心中一落千丈。   与此同时,又一个大危机爆发了:股市庄家李成文资金链断裂,打匿名电话给孙鲁生,透露了钱惠人老婆崔小柔秘密操纵上市公司绿色田园,大搞内幕交易的事。孙鲁生向赵安邦做紧急汇报。赵安邦这才警醒了,要求孙鲁生着手调查钱惠人。调查的结果证明:钱惠人在创造宁川经济辉煌的同时,也为个人创造了巨额财富,挪用三亿公款收购重组绿色田园,把这家上市公司变成了私人提款机。   白原崴利用产权谈判过程中的不确定性,不断制造市场动荡,大做股权的文章,待得省政府社会化处理股权方案出台时,股权份额大大增加。赵安邦却认为这是好事,可对白原崴不择手段的资本运作,赵安邦保持着一份警觉。让赵安邦想不到的是,白原崴做起了更大的文章,一举受让了文山钢铁公司的大部份国有股权,制造了伟业控股要约收购案,在市场上再次掀起狂炒热潮。海天基金巨头汤老爷子看透了白原崴的意图,大笔吃进伟业控股,几乎成了铁人。汤老爷子的如意算盘是:高位逼和白原崴,否则就让白原崴虚假的要约收购成为事实,让伟业控股一举退市。白原崴到底被老奸巨滑的汤老爷子装了进去。   白原崴要约收购是假,把股价炒上去,发行二十亿可转债是真,同样看透这一秘密的赵安邦授意孙鲁生发表分析文章,给了白原崴一个扎实的教训。白原崴同时面对着来自省国资委和汤老爷子的压力,把求救的目光转向文山。要钱惠人以文山钢铁国有资产流失的理由,中止要约收购,避免伟业控股当真退市。钱惠人也在危机之中,李成文和他老婆崔小柔联手坐庄的内幕随时可能爆光,提出融资四千万给绿色田园,白原崴答应了。结果机关算尽的汤老爷子没把白原崴套进去,自己反被这种内幕交易高位套牢了。一怒之下,汤老爷子找到于华北,对白原崴继续经营伟业国际提出质疑。于华北向裴一弘提出,对伟业国际推倒重来。   赵安邦腹背受敌,处境极为困难,痛定思痛,开始深刻反省,自我否决了违规闯红灯的思路,向下属干部指出:政府手上的权力要制约,资本的权力也要予以制约。追问:资本积累有个原罪问题,改革者和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,是不是也有个原罪问题?这么多年来,只要结果不管过程,违规操作已成了习惯。当然,这也是个悖论,如果都循规蹈矩,不越雷池半步,也没有现在的局面,但今天的情况毕竟不同了,市场经济的基础已经形成,不是当初无法可依的草莽时代了。   石亚南却不顾赵安邦的警告,仍违规操作,在文山大搞破产逃债,四大国有银行找到赵安邦和省政府,威胁要停止对文山的全部贷款。赵安邦以省政府的名义对破产逃债紧急叫停,文山方面则加快了破产逃债的步伐,搞得省里极为被动。   钱惠人的问题彻底曝光了:钱惠人的老婆崔小柔拿到白原崴和伟业国际打过来的四千万,没按钱惠人的要求转给李成文撤庄救火,伙同情人许克明席卷而逃,去了加拿大。走投无路的李成文在汤老爷子的挑唆下,终于向孙鲁生全面举报崔小柔的问题,结果,却在将举报材料交给孙鲁生的时候被债主聘用的杀手杀死。   最后时刻,赵安邦和钱惠人谈心,希望钱惠人走坦白自首的道路,将犯罪事实讲清楚。钱惠人只承认违规,不承认犯罪,责问赵安邦:我鞍前马后跟了你二十五年,一次次为你打冲锋,堵枪眼,你难道不觉得亏心吗!赵安邦气的拍案而起,你为我打冲锋,堵枪眼,我又为谁打冲锋,堵枪眼?改革开放二十五年,又有多少民族精英在为国家的富强,人民的幸福,民族的进步打冲锋,堵枪眼!别的地方不说,就说宁川,从裘少雄到白天明,到我和王汝成,三届班子接连倒在政治血泊中,白天明连命都送掉了,可我们谁也没有陷到腐败的泥潭里!也在这次谈话时,钱惠人提出要和过去的女朋友孙萍萍结婚。并告诉赵安邦,这是孙萍萍要求的,孙萍萍说,不管日后怎么样,她都得让盼盼有个堂堂正正的父亲。赵安邦心头一阵绞痛:他可以怀疑钱惠人另有所图,却不能怀疑孙萍萍母女的善良动机,况且对她们今日的处境,他也是有一份历史责任的!于是允诺为之张罗。   迟到十八年的婚礼终于举行了,多少血泪,多少心酸!赵安邦、于华北、王汝成和当年宁川的老市委书记裘少雄三代改革者都出席了。婚礼举行时,于华北安排纪检人员准备于婚礼结束后执行对钱惠人的隔离审查。看着不知内情的盼盼,和孙萍萍,赵安邦悄悄和于华北商量,给了她们母女以及钱惠人三天的婚期。   王汝成回顾历史,很感慨,对赵安邦说:钱惠人的落马,我们都有责任,可不论犯了怎样的错误,我们毕竟创造了历史!而于华北这类人却没创造什么,好的坏的都没创造。赵安邦说,也不能说他们就没存在价值,他们是赛场巡边员和裁判员,新的竞赛规则没出来,他们就按老规则吹哨叫停,黄牌警告,这也是一种职责,要理解,要看到他们的积极作用,发生了争执,先退一步也无妨。   在讨论立案审查钱惠人的省委常委会上,争执再次发生了。于华北由钱惠人谈到赵安邦和宁川干部违规操作带来的严重后果,抓住白原崴和伟业国际的问题大做文章,将矛头对准赵安邦。赵安邦反击说:一切都不可能推倒从来了,这段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历史,是我们这代共产党人领导创造的历史,我们不能否定自己的历史!裴一弘说,是的,我们不能否定自己的历史,问沧茫大地谁主沉浮?我主沉浮!有腐败就要反,有问题就解决,但必须充分肯定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。   就在这晚,第四号台风登陆。赵安邦很担心,连夜去宁川。正要出发,孙鲁生上门汇报,说白原崴盯上了被ST的绿色田园,准备控股后将其重组为影视传媒公司。孙鲁生问,这种重组把戏还能让白总搞下去吗?赵安邦无奈,白原崴的资本是最活跃的,也是最有效率的资本,市场游戏规则没有改变,你就不能阻止他继续进行这种资本游戏。于是便说,这种重组不是我们能干预的,搞出麻烦让他们自己兜着!这边刚要走,石亚南的电话又打来了,汇报说,文山四大国有银行已停止对文山企事业单位的一切贷款,文山的违规逃债已面临着严重后果。   专车穿越夜幕,一路往宁川赶时,赵安邦和裴一弘说,过去的其实都没有过去,今天的一切都是历史的延续。历史是辆含泪带血呼啸前行的火车头,巨大的惯性作用力不是哪个人的善良愿望可以轻易改变的,改变和创造历史需要不断注入的新的合力。经过二十五年的改革,这个国家已发生了剧变。剧变后的中国面对着一个全新的有待创造的未来,也面对着许许多多的问题,亟待按法律程序在市场化的条件下予以解决。这个解决过程会伴随着风险,既需要他们这些执政者和社会各阶层人民之间的相互宽容、相互理解,更需要一个民族的创造性智慧。二十五年改革开放的实践已经证明,这个雄踞东方的伟大民族是充满智慧的……